黨紀法規| 審查調查| 通報曝光 | 巡視巡察| 信息公開| 廉政教育| 媒體聚焦| 學習園地
所在位置:首頁>新聞播報>要聞要論>
家國兩相依
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時間:2020-10-01 09:01:46

今年10月1日,是國慶節,也是中秋節。

舉國同慶的日子遇上闔家團圓的時刻,如此巧合, 21世紀僅出現4次。這既是“家”“國”在時間上的巧妙連合,也是在內涵上的最好詮釋——家是最小的國,國是千萬家。

在中國人的心里,家國是什么?從接下來的幾個故事里,我們或許能找到答案。

歸來

“時隔七十載,山河已無恙”

9月30日,是國家設立的烈士紀念日,向人民英雄敬獻花籃儀式在天安門廣場舉行。

保家衛國的英雄們,祖國不會忘記,人民不會忘記。9月27日上午,編號01的運-20專機搭載著第七批117位在韓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遺骸進入中國領空,兩架殲-11B戰機護航伴飛。

“感謝你們把英雄帶回家鄉。時隔七十載,山河已無恙。”沈陽桃仙機場塔臺發出“特殊指令”。

“感謝塔臺指揮保障護航。向人民志愿軍忠烈致敬!人民英雄永垂不朽!”運-20專機機長說。

11時18分,專機降落。隨后,禮兵將棺槨從專機緩緩移出,把鮮艷的五星紅旗覆蓋在紫紅色的棺槨上。

這一刻,英雄們終于踏上了祖國的土地。

山河雖已無恙,但那段用智慧、勇氣、血肉之軀與飛機、大炮、坦克斗爭的歷史不可忘懷。今年是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。1950年,以美國為首的16國“聯合國軍”悍然發動朝鮮戰爭,將戰火燒至鴨綠江畔。那時,新中國百廢待興,然而強敵在側、唇亡齒寒。

對《中國人民志愿軍戰歌》里的那句歌詞——“保和平,衛祖國,就是保家鄉”,志愿軍空軍飛行員那啟明感同身受。“我的家鄉鳳城市藍旗鎮距離鴨綠江50多公里,一旦朝鮮被吞并,就直接威脅我的父老鄉親。”手中比劃著地理位置,那啟明回憶說。

為了保衛祖國和人民,志愿軍雄赳赳,氣昂昂,跨過鴨綠江。在上甘嶺拉鋸戰的43個日夜里,山頭被敵軍的炮火削低兩米,但志愿軍們始終堅守陣地;在長津湖戰役零下30多度的極寒中,戰士們趴著不動,槍口齊刷刷對準敵軍到來的路口。志愿軍第20軍172團連長楊根思帶領一個排,阻擊敵軍“王牌”部隊,戰至最后一人,負傷的楊根思抱起炸藥包,縱身沖向敵群,與40多個敵人同歸于盡……

每思祖國金湯固,便憶英雄鐵甲寒。在這場保家衛國的戰爭中,19.7萬余名志愿軍血灑他鄉。

70年斗轉星移,人們對“最可愛的人”的敬仰從未改變,“接英雄回家”的愿望也不曾忘記。2013年,中韓兩國達成將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歸還中國的協議。截至目前,累計有716位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回到祖國。

由于時間跨度大、戰況慘烈,遺骸發掘和身份辨識工作并不容易。據介紹,此次117位志愿軍烈士遺骸及1368件遺物由韓方在朝韓邊境地區的坡州、漣川、南揚州等地挖掘發現,辨別身份的依據主要是志愿軍軍服內側油墨章上的姓名、部隊番號、隨葬遺物等。

為了更準確地辨別烈士遺骸,2014年,在第一批志愿軍烈士遺骸回國后不久,民政部就啟動了烈士遺骸DNA檢測及數據庫建設工作。去年10月,我國首次應用DNA技術確定無名志愿軍烈士遺骸身份,并建成了首個志愿軍烈士DNA數據庫。

今年也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。地不分南北,人不分老幼,正因為有著深厚的家國責任,全體中華兒女才能冒著敵人的炮火共赴國難,浴血奮戰14載,獲得來之不易的勝利。

1938年,革命烈士沈爾七率菲律賓華僑抗日義勇隊回國參加抗日。戰事緊張,他無暇回晉江家中探望母親,心有牽掛。在給母親的信中,沈爾七寫道:“今如不抗日救國,民眾將永無翻身之日,故兒愿犧牲一切奮斗到底。”

穿越烽火,信念如炬,這是對家的深沉責任、對國的深情表白;回望山河歲月,中國人的家國情懷淬煉于挫折磨難,植根于民族血脈,綿長如江流。

出征

“讓我去,是國家對我的信任!”

2020年伊始,一張鐘南山院士在高鐵餐車上閉目養神的照片,牽動了億萬國人的心。近日,鐘南山在廣東作抗疫專題報告時,講述了照片背后的故事。

“1月18日上午,我在開會的時候,突然接到馬上趕往武漢的通知。”鐘南山說,那次去武漢是去研判疫情情況,“讓我去武漢,是國家對我的信任!”

春節將至,火車票沒了,飛機票也沒了。鐘南山擠上了當天傍晚5點45分從廣州開往武漢的高鐵,臨時上車后被安頓在餐車一角。一坐定,他便馬上拿出文件來研究。后來太過疲憊、閉目養神時,才被拍下這張流傳甚廣的照片。

健康所系,性命相托。突如其來的疫情,讓“家國”這個看似宏大的字眼,顯得樸實而真切;一幕幕風雨同舟、不負信任的故事,在中華大地上演。

54萬名湖北省和武漢市醫務人員同病毒短兵相接,346支國家醫療隊、4萬多名醫務人員毅然奔赴前線,不少人是在萬家團圓的除夕之夜踏上征程;他們的臉頰被口罩勒出血痕,雙手因汗水長時間浸泡發白,爭分奪秒,連續作戰,承受著身體和心理的極限壓力,甚至以身殉職。

守家即守國,護國即護家。“我必須跑得更快,才能從病毒手里搶回更多病人。”這是身患漸凍癥的張定宇醫生的心里話,也是無數白衣戰士逆行出征的勇氣與底氣。

為早一點返崗,“95后”社區醫生甘如意歷經4天3夜從湖北荊州老家返回武漢,騎行超過300公里;來自湖北紅安的向氏五兄弟,大年初一齊聚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,“一家人一條心,為了武漢早日渡過難關,咱們頂上去!”

個人與國家,小家與大家,從來都是同身共命、同頻共振。面對突如其來的嚴重疫情,全國460多萬個基層黨組織沖鋒陷陣,400多萬名社區工作者日夜值守,180萬名環衛工人起早貪黑,千千萬萬志愿者和普通人默默奉獻……抗疫中展現的中國精神、危急關頭迸發的中國力量背后,是中國人刻進骨子里的家國情懷。

“五星紅旗迎風飄揚,勝利歌聲多么嘹亮……”寒冷冬夜,武漢街頭,《歌唱祖國》的旋律從一輛公交車里緩緩傳出。浙江援鄂醫療隊的醫生王師就在那輛車上,他和換班的醫生們唱起歌,給自己打氣。路燈照進車窗,公交司機淚流滿面。這一幕,深深印在了王師的腦海里。

最近幾天,4萬面五星紅旗掛上了武漢的大街小巷,喜迎國慶的氛圍愈來愈濃,“中國紅”迎風招展的圖片和視頻在社交媒體上“刷屏”。秋風吹來桂花的香氣,巷口小店里飄出熱干面的味道,一個充滿活力、充滿希望、充滿“煙火氣”的武漢,回來了。

守護

“守堤就是守家,守住大家就守住了小家”

秋意漸濃,稻谷飄香,江淮大地一派繁忙的秋收景象。

在地處巢湖流域的安徽省肥東縣,一片片金黃的稻田里稻穗低垂。家庭農場主王軍民的稻田里,3臺收割機來回奔忙,一輛輛貨車滿載著稻谷,駛向晾曬地。

“今年水稻生長期遭遇連續強降水,田里進水了,政府部門派出挖掘機給河道清淤、幫助排水,及時發布病蟲情報、指導查治,這才取得了不錯的收成。”王軍民感慨萬千:今年水稻畝產能達1100斤。

庚子之夏,大雨滂沱,我國遭遇1998年以來最嚴重汛情。7月8日,江西省鄱陽縣問桂道圩堤出現漫決險情。

江西省萍鄉市消防救援支隊消防員余雷歡和52名隊友緊急集結,長途奔襲6小時馳援,次日凌晨投入戰斗。他們肩扛背馱沙袋,緊急構筑圍堰,一直奮戰到深夜,最終化險為夷。

為了不讓父母牽掛,余雷歡沒有把上前線抗洪的事告訴家人。而他萬萬沒想到,爺爺和爸爸也瞞著他,上了老家九江市江洲鎮的長江大堤。

原來,今年江洲鎮發布公開信,號召在外鄉親回家抗洪。余雷歡的父親常年在九江市區開餐館,得知消息后立即趕回江洲。更讓人意外的是,69歲的爺爺也加入了抗洪志愿者隊伍,晝夜巡堤查險。

“爸爸和爺爺的年紀都不小了,我作為晚輩,多少會有擔心。但想到一家三代人攜手守護家園,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”余雷歡說,圩堤那邊就是他們的家,守堤就是守家,守住大家就守住了小家。

余雷歡一家,是基層黨員干部和廣大群眾全力防汛救災的一個縮影。他們積極參與隱患排查、巡堤查險,高峰時期有70余萬名干部群眾上堤防守,黨旗在防汛救災一線高高飄揚。

曾經,億萬人民在黨的領導下,以改天換地的豪情壯志,治理長江、治理淮河、治理黃河,建起水利工程,培固堤防水壩,無數十年九澇之地變為千里沃野。

如今,中國人民萬眾一心,凝聚力量,筑起一道道守衛家國“沖不垮的堤壩”。截至9月底,今年全國大江大河主要堤防、重要防洪工程未發生重大險情;緊急轉移安置471萬人次,較近5年同期均值上升47.7%,有力保障了人民生命財產安全。

攻堅

“中華民族是一個大家庭,一家人都要過上好日子”

“懸崖村有了酒店,成了景區,老百姓有了收入!”9月1日,“懸崖村飛人拉博”上傳了一條短視頻。視頻里,清澈的山泉潺潺流下,大山在云卷云舒中蘇醒,游客三三兩兩徒步山間……如此美景,令人心馳神往。

這位“飛人”,是四川涼山州昭覺縣阿土列爾村村民某色拉博,而阿土列爾村,便是備受關注的“懸崖村”。

5月12日,天剛蒙蒙亮,阿土列爾村的村民們早早起床,背上行囊家當,走下2556級鋼梯,搬進位于縣城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的新房。

當一方水土養不了一方人,易地扶貧搬遷是出路。從攀藤梯、爬鋼梯,到上樓梯、坐電梯,“懸崖村”村民們告別“山頭”,搬進“城頭”,開啟新生活。而像他們一樣挪窮窩、換窮業、拔窮根的,還有全國960多萬貧困群眾。

全面小康路上,不能忘記每一個家庭。“懸崖村”蝶變是脫貧攻堅成果的真實寫照。2016年至2019年,超過5000萬農村貧困人口脫貧,全國建檔立卡貧困戶人均純收入由2015年的3416元,增加到2019年的9808元。今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、決戰脫貧攻堅之年。當前,全國上下正全力沖刺,啃下最硬的骨頭,確保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、貧困縣全部摘帽。

同在5月,毛南族群眾也收到了一條好消息:廣西環江毛南族自治縣脫貧摘帽,毛南族實現整族脫貧!

脫貧攻堅路上,一個民族都不能少。毛南族過去曾叫毛難族,意為“受苦受難”的民族,是全國28個人口較少的民族之一。受歷史、自然、地理等因素影響,環江毛南族自治縣一直是廣西最貧困的地區之一。受益于扶貧政策和不懈奮斗,毛南族群眾日子越過越紅火。

“中華民族是一個大家庭,一家人都要過上好日子。”在我國56個民族中,總人口在30萬人以下的人口較少民族有28個,其中已有25個民族實現“整族脫貧”,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數從2016年的20.6萬人減少到2019年的1.2萬人。

日土縣是西藏阿里西北部的一個邊境縣,去年2月份退出了貧困縣行列。烏巴·平措南加一家五代人生活在這里,始終做著同一件事:守護祖國的邊境線。

“工作20多年,其間也有調到拉薩的機會,但總想著家鄉是養育我的土地,是父親和祖輩們為之戰斗過的地方,舍不得離開。”烏巴·平措南加的小兒子曲阿說。

為了實現脫貧奔小康的千年之夢,290多萬扶貧干部扎根一線,與群眾吃在一起、住在一起、干在一起,以家國擔當書寫了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跡;而對像烏巴·平措南加一家一樣的各族群眾來說,家國情懷也從來不是抽象的口號,而是融入每分每秒的行動,是對本職崗位的默默堅守,是在雪域邊疆迎風招展的五星紅旗。

月到中秋分外明。一輪明月,寄托著中國人無盡的遐思;舉頭望月,一抹悠長的家國情懷縈繞心頭。

家國很大,大到960萬平方公里,大到“蛟龍”入海、“問天”探火、“嫦娥”奔月,征途是星辰大海;

家國也很小,小到家人一起吃頓團圓飯,小到唱一首國歌、出一次早操、拼一場球賽,是平凡生活中流露的點滴感懷。

在你的心里,家國是什么?(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柴雅欣)

Bitcoin - 比特币价格行情,今日最新币价,实时走势图_英为财情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