黨紀法規| 審查調查| 通報曝光 | 巡視巡察| 信息公開| 廉政教育| 媒體聚焦| 學習園地
所在位置:首頁>廉政教育>勤廉楷模>

從榜樣身上讀懂勤儉 | 張桂梅:錢花在自己身上舍不得,花在學生身上舍得
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時間:2020-08-30 15:25:42

8月26日晚,簡單吃點白粥和青菜后,放下筷子的張桂梅不忘叮囑同桌的人:“一定要吃完,別浪費。要在我們學校,如果有學生倒了一粒米,我可是要讓她回家背一麻袋米來的。”

63歲的張桂梅是云南麗江華坪女子高級中學校長、兒童福利院院長,她曾獲得全國三八紅旗手標兵、全國優秀教師、五一勞動獎章等多項榮譽,讓1800多名女孩走出貧困大山等先進事跡感動了很多人。但關于她勤儉節約的故事,知道的人卻并不多。

為了省錢辦校,她曾經一天只花三塊錢生活費

被人扶著走到桌邊,從裝著十幾盒藥的塑料袋里,拿出藥盒打開,摳出藥片,一把倒進口里,再端起水杯仰頭喝水……這些動作張桂梅熟悉得像是做過幾千遍。有四顆白色藥片,她喝了兩次水才咽下去。

“現在就是看病最花錢。”她被查出全身上下有三十多種疾病,當天從華坪坐了六個小時車才到昆明,下車時她已經渾身痛得走不動路了。

“之前是搶救花得多。今年在昆明檢查,花了兩萬多。”她心疼這些錢。

這次來昆明,是云南省教育廳邀請她參加活動。有同事勸她,別再穿黑衣服了,上鏡不好看。她翻遍衣柜,只找到一件格子襯衫,還是幾年前買的。多年的病痛和辛勞,讓當年130斤的張桂梅瘦到不足100斤,衣服已經不合身了,穿著直晃蕩。

“不管了,我就穿這件上臺發言了。”這幾年,她給自己買過最貴的衣服只花了20多塊錢,女高學生花100來塊錢給她買了一雙鞋,她嫌貴。“上一百塊錢就叫貴。穿什么不是一樣,花那么多錢做什么。有那點錢,我花在學生身上多好。”

她沒買房,一直住女高宿舍,和三個學生一起,睡著和大家一樣的鐵架上下鋪。有人問她,為什么不花錢買張舒服點的床時,她回答道,躺哪兒不是睡。

為了省錢辦校,她曾經一天只花三塊錢生活費。她晚飯常常只吃一塊餅,中午就在福利院里簡單吃點。她辦公室里常備小面包,餓了就撕一小片墊墊肚子。

多年來,她從來沒有在學校報銷過餐費、差旅費。校長辦公室的桶裝水還是她自己掏錢買的。

希望她們保持家里農民的風格,那種東西丟了可惜了

認識張桂梅的人都知道,她在大山里的女孩和育幼院孩子身上花錢,從來不手軟。買高三模擬題花了32萬,她說,只要學生成績能提高,就值。

今年,華坪女高高考成績綜合排名全麗江市第一,張桂梅卻說她不滿意,盼著能有學生考上清華北大,而且不是降分錄取,要她們自己憑實力考進去。

圖為張桂梅和學生在一起。網絡圖片。

8月下旬,華坪女高新一屆高一學生160人開始參加軍訓。有學生向她抱怨訓練太累,哭著想回家。她勸了半天,孩子最后說想喝飲料。十幾塊錢的燒仙草,全校500多個學生一人一杯,她請了。

晚上回到宿舍,和她一起住的學生嗔怪她,五千多塊錢眼都不眨就花出去了:“你太寵這些小師妹了。”

她說,因為答應了孩子不能反悔,吃到孩子肚子里就沒浪費。她也是想把新來的孩子們穩住,安心留下來學習,感到學校就是家,想吃什么就有什么。

“讓她們自信,覺得自己比誰都不差。”說到她的學生,前一刻因為病痛靠在床頭的張桂梅坐直了身子,“我要給大山里的姑娘一個尊嚴。”

孩子們的校服,是她這幾年花錢的大頭。她勸人不要給孩子們捐舊衣服。經過清洗消毒,衣服穿不了幾次就破了。她覺得郵費貴,浪費可惜。

其實,她還有別的顧慮:“人都是有自尊心的。原來是沒辦法,我鼓勵她們穿舊衣服。現在一件衣服才20來塊錢,我買得起了。孩子知道自己穿的是新衣服,不是撿的舊衣服,她心里是不一樣的。”

寵歸寵,她對學生的管教很嚴格。已經當上派出所民警的學生陳法羽說,在華坪女高吃飯,吃多少自己打多少不許浪費,用水有固定的時間段。校服不小心勾破了,簡單縫一縫就繼續穿。

質樸二字,寫進了華坪女高的校訓。“因為我反對浪費。錢不是天上掉下來的,要知道賺錢的辛苦。希望她們保持家里農民的風格,那種東西丟了可惜了。”張桂梅說。

圖為華坪女高的校訓墻。網絡圖片。

把黨徽別在胸前,因為“看著就有力量”

這些年,張桂梅把自己的工資、獎金、捐款等100多萬元,全都捐了出去。總工會給她慰問金,她一分不要,過年時一人1200元給了女高老師。有人送她新衣服,她轉身送給了女高和育幼院的孩子,甚至是學生家長。大雪天去家訪,看到學生和家長穿得單薄,她馬上脫下棉衣,還讓身邊的人把棉衣脫下來,留給了這一家人。

提起把去世丈夫留下的唯一一件毛線背心給了生病的學生,她有點黯然神傷,但卻說:“放那里也是放著。紀念死人不如給活人解決問題。”她不希望那個孩子知道這件事,她希望他永遠不知道。

當天這位頭發花白、皮膚黝黑的老人從椅子上起身,需要借兩個人的力攙扶著。“扶她時要特別小心,不能碰到她右手上臂一個饅頭大小的鼓包,會痛。”華坪縣紀委監委干部吳燕說,張桂梅的雙手常年痛得伸不開,貼滿了膏藥。

吳燕說:“她現在渾身上下都痛,有時候走路還要人扶。有的東西不能用錢來衡量。她為孩子們的付出,是真的把命搭進去了。”

張桂梅每天最多睡4個多小時,5點鐘就起床,是全校起床最早的人。為的是給學生們摁亮下樓梯的路燈,只因為以前有孩子在那里摔過跤。

有學生突然生病被送去醫院,她就擔心得整宿睡不著:“等接到老師報平安的電話,我一看天已經亮了。”

張桂梅是全家最小的孩子,結婚前有哥哥姐姐寵,結婚后有丈夫寵。在喜洲時,她常下館子,曾拿著4000塊錢去成都,只是想吃頓豆花。而現在她卻說,希望把人生奢侈的那一段省略掉,她想從一開始就和她的孩子們一起吃苦。

前幾年,有朋友和她一起去家訪。看到家徒四壁的場景,朋友說:“老百姓苦成這樣,黨員干什么去了。”這句批評像針一樣扎進了她心里,也更堅定了她要幫助大山里女孩的決心。

張桂梅時刻把黨徽戴在胸前。網絡圖片。

她須臾沒有忘記自己的黨員身份。黨徽她現在每天戴著睡覺,換衣服后第一件事,是把黨徽別在胸前,因為“看著就有力量”。

那天,有個年輕小伙看到她胸前的黨徽,管她叫老黨員,還說自己也是黨員。黨徽成了這位老黨員和青年黨員的“接頭暗號”。張桂梅說:“現在大家說愿意說自己是黨員,覺得好光榮,挺好。”(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周振華)

Bitcoin - 比特币价格行情,今日最新币价,实时走势图_英为财情官网